日久生情

        「青,我下午有個簽售會。」
        修長的手指驅動筷子靈活地夾起一團米飯,送入口中細細地嚼著。悅耳的聲音富有磁性,訴說著主人的魅力。

象牙塔側的扶芳

 扶芳藤一直是我願意付出大力氣打理的綠植。族中長輩傾心血培植的蘭花,固然可堪顯文人雅致,廳堂摹描的《墨蘭圖》更是古趣。每逢客至,必承誇耀。

致浪漫而又真摯的我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但是我意識到我的青春在慢慢消逝。

也許我會後悔

我不該和鳶鳶吵架。

寫作的意義

近些日子一直在思考寫作的意義,或者我總認為,如今的我尚且不算在寫作,充其量也許算在復健,是幼稚園兒童在練習描摹,抑或是瘋狂地儲存腦海中浮現出的靈感,以期待往後的某一天的我想深入寫作的時候,不至於讓這些靈感猶如往日深受感動醒來卻忘得一幹二凈的夢境一樣消失殆盡。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一江水。

阿學

今天喜歡阿學150天。

但為君故

祝恣衡最近在学做菜。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前两天见到顾谨后,发现那人又瘦了。
顾谨工作没有之前那么忙了,也不会像从前困得做个采访都能睡着,但他还是一直在瘦,明明每顿饭都有在吃,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在瘦。

優秀的學生

有同學沒明白我前幾天說這個是啥意思,我再補充一下
相信能考上985的同學沒有哪個一上大學就躺平不學了的。問題是在哪呢?是你認真學了,但學的那個東西本身並沒有多少技術含量。導致你並沒因為上了好大學而提高競爭力,相當於白念。

下一秒落日

這個暑假快結束時,我在微博上看到了德卡先生信箱裏的這樣一句話,意思是,夏天快過去了,又要開始過每天等著下課鈴聲響起的日子了。
夏天的最後過的格外快,嗖的一下,我的快樂時光就過去了。

天然子

——【有時候我不經意回頭,發現自己未走遠過。】
說起來天然子是蘋果的別稱,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麽這樣稱呼,但意外的有點兒好聽。小時候我其實不喜歡蘋果,紅的不喜歡,青的……沒見過。

《魚躍龍門記》讀後感

花了幾天時間看完了阿堵的《魚躍龍門記》。直到看到作者在後記中說到「私德」的問題,我才意識到,根據開篇的情節設定,這個文的男主,他就是個qj犯啊。除了「見色起意」我想不到其他理由為他開脫。

存活在活什麽

那當然是生命本身了。我個人覺得人只要滿足三方面就能較高質量存活,一是來自主體間充分的自我認同,例如親密關系、良性經濟交換、自然體驗等;二是可自我超越的創造性勞作。

各自為營

        小朋友理完發,問要不再吃「菜菜包肉」?
        小朋友,好。
        接著車站碰頭,大概自己還在感冒中,食欲不佳,缺少我這個主力,最後將烤了沒吃完的肉打包了。
        正準備再付下打包費呢,大姐大氣的給免了,也許是發現熟客,也許是覺得小朋友比較可愛。
        飯後給小朋友換上新買的棉服(話說為了出遊,又準備了好些物件),小朋友故意將手藏在袖口裏,浮誇的表演好冷好冷,只讓牽著衣袖。
        到家,李小姐開始帶小朋友聽繪畫的預科,跟著畫了個玉米,還挺好。
        李小姐計劃將小朋友的畫都留下來,讓標記了個日期,序號。
        看著小朋友拿著畫介紹,感覺生活也還挺好的。
        如果感冒能盡快恢復就更好了,嗓子都要咳費了,對了,最近好像誰說過我感冒後嘶啞嗓音還挺好聽。謝謝啊。
        終於知道加了多少錢,算挺有誠意的吧,可是心真的不在這裏了。
        好難啊,想想未來的路真不知道要怎麽走。
        和以前的老板們吃飯真的好開心啊,覺得很充實,時間也過得很快。
        現在就,一潭死水,各自為營。

        降溫來得猝不及防。
        前一天還恨不得把它扯下來撕成碎片的太陽,現如今消失得無影無蹤。可能是害怕我一整個夏天最惡毒的詛咒應驗,它就像察覺到什麽似的躲到雲層後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