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的前奏

流浪沒有以前那麽有吸引力的理由,是因為去流浪之後,發現自己不喜歡的生活的壓力消失了,更多的是面對新的壓力,那裏能獲得溫暖,哪裏能獲得快樂,哪裏能遮風擋雨,適合作為一晚的臨時居所。

吃之旅途

來到這條洶湧人流的街上時,感受到的是久違的驚喜。人與人之間不再依賴網絡而疏遠,也不因為人數的少而疏遠,保持著過去適當的距離,親密而可愛。

下雨天找一家美術館躲雨

下雨打落了許多銀杏果子,偶爾落下的扇子樹葉會落在傘上,秋天瑟瑟的風雨,吹得人只想在室內停留。

少年食堂

熟了一下,店裏面有六張桌子,我們前面有六隊人在排隊,如果要輪到我們的話,相當於要排在我們前面的人都進去,吃完了才會輪到我們。

秋季的楓葉

被落葉觸碰的心靈難以撫平,擡起頭,看著因為風吹而搖曳的枝丫,還有幾片搖搖欲墜的楓葉。

潛水的時間裏

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可以意識到自己情緒的變化。在快要到家的十字路口上,不由自主地會放慢步伐,周圍的聲音也慢慢變得緩慢而模糊,不由自主皺起的眉頭,正是提前著我,心情不知不覺中潛入了這都市的底部。

在兩眼之間放置欄桿也不會阻擋視野

從昨天開始就發現自己如果有什麽困惑,就會想要馬上得到答案,如果事情不能現在馬上解決,就會一直一直惦記這個事情- -所以我藏不住自己的秘密,藏不住自己內心的想法。

感覺無法繼續的時候

朋友只給我發了一句話“我好累”
當時內心的確咯噔了一下,害怕她會不會做出什麽不可挽回的事情,有時候這種毫無預警的消息,更是令人內心一驚。所幸的是,交談之後發現她的確只是累了,疲倦了,雖然是以心累居多。

記憶的斷層

從車上醒來,看見窗外天空有些灰蒙,在司機的吆喝中下了車,車外的溫度略低於體溫,涼涼的,與我出發的城市不甚相似。

母親那一支的親戚們

           當我和小文在一起的時候,我有一種感覺,不是現在才有的,那個時候就有,小文很靦腆,笑的那個樣子,露著牙,支著嘴,好像不知道應該怎麽笑一樣,不是不自信,又或許,她不常樂,每天的生活就是面對著眼前的這片莊稼地,之後我發現,不是,一個女人,要個模樣,可她這風吹日曬的,為這個家操勞著,樂起來臉上盡是滄桑與疲憊,好看又能好看到哪裏去呢?

水果籃子

父親這邊加上我是兄妹五人
大哥,二哥,姐姐,我以及弟弟

打疫苗

荔灣區公布感染病例後,去打疫苗的人,多了起來。給我媽催了好幾次,終於提起精神,到社區醫院排隊拿號打疫苗。

原來心裏難受是會生病的

從被騙到今天已經是第五天。公司跟我一個特別熟的同事一直安慰我說沒事的,只要你的賬戶還在,錢就不會無故失蹤。

無以名狀

翻開電腦,才發現之前準備了好幾篇的文章準備要寫。可現在看到題目,完全想象不出當初是以怎麽樣的情緒和心境去擬那樣的題目,於是,便讓這些空白的文檔一直空白下去。

橘生淮南

我高一認識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