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難

我說了太多遍「我愛你」
說到我都嫌煩,說到你假惺惺的愛我,說到當了你267天的舔狗兼備胎都不知道

被害妄想癥

這不是小說,是我的親身經歷
我是可能有被害妄想癥,沒有確診,只是比較敏感而已

識人心,感人善

       可能會給閱讀者帶來負面情緒,先說聲抱歉!!!

一段及時止損的明戀

提示:挺長的,記錄的非常詳細 ,瑣碎
如題,我明戀過一個人。

就無語

我語文表達能力不太行哈,大家就當看個樂子,我想發泄罷了,以下全為真實故事:
怎麽說呢,我和我一個「閨蜜」絕交了

記錄今天

還是一樣茫茫碌碌,卻又一事無成的感覺。

很討厭有白月光的男生

可以做朋友吧以後,但你永遠也別想看到,煙花為你綻放了。
在大學,遇到了一個很談得來的男生。

我只是出於朋友的關心罷了

我男朋友是個暖男
會記得女生的經期,會給買紅糖水和止疼藥,懂得噓寒問暖的那種。

走不出的森林

我羨煞旁人的傘,只可惜我沒有。雨落在身上,只覺冰冷。我不喜熱鬧,把自己困在偏僻無光的森林裏,困在沼澤地裏。沒人拉我出來,沒人知道這片森林。習慣了黑暗,暗淡的生活被天邊刺眼的光芒照亮,一時竟有些不適。就試試吧,試試看吧。我觸碰這束光,熾熱,溫暖。有什麽被捂熱了,我被光所吸引,慢慢向它靠近。

陰差陽錯

       我看到一個男人走來了吧臺。
       那個男人很有錢。從他和他的朋友們點的酒可以看出。

日久生情

        「青,我下午有個簽售會。」
        修長的手指驅動筷子靈活地夾起一團米飯,送入口中細細地嚼著。悅耳的聲音富有磁性,訴說著主人的魅力。

象牙塔側的扶芳

 扶芳藤一直是我願意付出大力氣打理的綠植。族中長輩傾心血培植的蘭花,固然可堪顯文人雅致,廳堂摹描的《墨蘭圖》更是古趣。每逢客至,必承誇耀。

致浪漫而又真摯的我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麽,但是我意識到我的青春在慢慢消逝。

也許我會後悔

我不該和鳶鳶吵架。

寫作的意義

近些日子一直在思考寫作的意義,或者我總認為,如今的我尚且不算在寫作,充其量也許算在復健,是幼稚園兒童在練習描摹,抑或是瘋狂地儲存腦海中浮現出的靈感,以期待往後的某一天的我想深入寫作的時候,不至於讓這些靈感猶如往日深受感動醒來卻忘得一幹二凈的夢境一樣消失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