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鴻

 當峨冠博帶早已零落成泥,崇樓華堂也都淪為草澤之後,那一桿竹管毛筆偶爾塗畫的詩文,卻有可能鐫刻山河,雕鏤人心,永不漫漶。
我於這歷史的塵埃之中,遠遠睇見那場千年之前詭譎雲湧的帝王之爭,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回家趣事

因為昨天工作失誤,耽誤了同事們下班,今天特意買了零食去賠罪,這是前提。
當然啦,大堂裏有很多客戶,我總不能邋遢著去,於是化了個妝,把頭發盤起,戴上🎀,換上好久沒穿的日系常服。

自知

大部分時候,不需要向別人說明自己的成就。
不需要像別人刻意展示你所擁有的一切。

自我介紹

我叫粒子,女,22,聽障三級,鼻間有青澀胎記,普通二本畢業。
身高170,體重160,目前胖了。所以這份日記會記錄我堅持減肥的一面。

鬥笑社感慨

今天看鬥笑社,挺感慨的吧
說:
“成年人的崩潰有的時候就在一瞬間。”

假象

想死嗎?
答:不,我怕疼
不多說是朋友嗎?為什麽當我訴說時對我進行“辱罵”?

禮儀之邦

一直很想吐槽我家的社區附近人的素質,個個都跟有什麽大病一樣。

自己采的野花

沒花了兄弟萌。
開開心心等石蒜開花,結果晚上貓在家跑酷,花盆被一腳踹翻在地,花箭斷掉了。

關於這個夏天

那年我走進了夏天的大門
在門檻稍作停滯,看著前方模糊的一片,我有些迷茫,但也不曾畏懼

“這作者是不是搬運了別人的視頻啊?我剛剛看到了一個一模一樣的。”
“不會吧?我還挺喜歡這種畫風的,方便指個路嗎?”

今天一整天是開心的

        今天是上班第二天,具體的領導沒有安排什麽事情做。有一點假後上班綜合癥,總感覺哪哪不舒服,但又說不上來。

困成狗

        為了緩和關系,夜聊至淩晨,七八點起來,京東快遞居然可以進小區上門了。

最後一通電話

他給我打了一通電話。
在人聲鼎沸的酒吧裏,我沒接。
我看著屏幕亮起又熄滅,卻始終沒有鼓起勇氣去碰它,我想,是時候要結束了。

一曲《離雨》寄長思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在兒時的記憶中,每逢農歷七月十四,爺爺會裁很多很多黃色的紙,去祭拜逝去的人。

記錄愛情

愛情總會有盡頭,當我開始抱怨並對一切感到不滿意和失望的時候,那很有可能就是散場的開始。它只會在戀人之間造成越來越大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