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和姐姐吵了架

又和姐姐吵了架,我一個人走進公園裏,企圖讓音樂蓋過我的悲傷。
我默念:讓我一個人過吧
心裏一個聲音問:真的嗎?

總之

我記憶力有兩件事,第一件事發生時我妹妹還沒出生,我很小,喜歡看動畫片。尤其喜歡看一個關於蛋糕的節目,我告訴我媽有個節目我好喜歡的。過幾天到了動畫片播放的時候,我興高采烈說讓我媽來看看。我媽瞟了一眼說什麽玩意這麽惡心。

關於我的崩潰

“你是個懦弱的人。你在瀕臨崩潰時向外伸出觸手求救,建立關系後又棄之於不顧……哦我忘了,你根本就沒有那麽悲傷,只是承受能力太小而已”

浪漫與虛無

  我所見的青少年,他們大部分的,精神上都活在一種浪漫與虛無的交界處。
  喜歡浪漫,這沒什麽不好。不好的是虛無。

狗窩普通生活紀實

早上五點鐘被小明的鬧鐘叫醒
他說他四點五十九醒的 本來想叫小紅 怕小紅急眼 於是就把手機偷摸放她那兒鬧

人生裏還有音樂和各種美好

怎麽說呢。
一想到要做的事情,我又開始不舒服了。
這層傷疤已經好了五成了,我完全可以等它繼續好下去,最差也能好七成。

有關我下屬的記錄

今天寫一個有關我下屬的記錄
她,35歲了,單身,從未結過婚。

一紙守江山

我靜靜地守在墨硯前,望著院中的少年。秋風蕭瑟裏,少年持鐵杵,握珠石,把稀世珍寶碾研成粉。
數不清的日子裏,這位少年對我久久凝望。我從未被這樣望過,他看著我的眼神比落日的山林還要廣遨,比天邊的飛鳥還要悠遠,像要把我望穿。我聽見他呢喃唐賢今人語中的壯美河山,於是我也回應他久久的凝望。

最後一封情書

窗外一片陰冷蕭瑟,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烏黑如墨的雲翻湧著,卻可看見遠處朦朧著還有一段山巒。雨滴如黑墨一樣自天幕墜落,擊打在窗戶上劈啪作響,那雨水擊起的水花恰如白珠碎石。

長城

“高闕銀為闕,長城玉作城”。冰冷夜雨下的長城自崇山險峻間臥伏,明黃的燈光更顯出巨龍靜中的動,好似要沖破黯淡的天,宛如一個精致且昂貴的工藝品。

老腔何以令人震撼

老腔的震撼,我們應當是有一些感觸的。2016年春晚上一首《華陰老腔一聲吼》著實是將這種質樸的、自然的藝術形式拉進了大眾的視野。在模板化明顯、歌舞小品難有新意的如今,這可謂春晚舞臺上最感動人心的表演。
老腔,無論是白眉白胡子老漢帶來的原汁原味的老腔,還是與譚維維合作的流行化搖滾化版本“一聲吼”,都具有讓我們放下手頭的事兒凝神欣賞,乃至跟著奮力嘶吼的力量。這份力量震撼你我,感染人心。這份力量來自何處?

神奇書簽

“啊啊。余秋雨這寫的什麽東西呀?太無聊了吧。不讀了,不讀了!”我抱著《文化苦旅》,因為學校布置的閱讀任務,愁眉苦臉。這已經是我第三次試圖讀進去這本書了(真的好難讀懂)

情書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與你相擁。
也許在遠離這塊平原的某處海野之中——站在海岸的邊上,然後用手去環繞我吧。

怎麽又是海

這幾天也許是因為臨考,又開始不自覺地在半夜渾身出著冷汗,些許慌忙地看一看時間,然後再掀開被子,直到渾身變冷。

記錄一些實習早夜班日常

夜班休息時寫的雅思筆記;自己帶的咖啡三明治;交文件時拍到的晨曦;夜班結束後用麥當勞早餐卡買的超好吃漢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