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與清理

今天解鎖了新的運動方式:騎單車。

遛狗這件事

佳哥的果凍特別乖,鄭雲龍就動了養狗狗的心思,可是他平常不喜歡出門,於是遛狗這個重任,就落在了阿雲嘎阿師傅頭上。
阿師傅出門只想擼鐵,空下來出門不是去擼鐵,就是在擼鐵的路上。

我將星星埋進心裏

我一直是個膽小軟弱的人
即使喜歡一個人
也從不敢說出口

背媳婦

       強強的大姐因為壞了二寶即將臨盆,所以前段時間開始就沒有工作了。大姐人很好,特別開朗,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不過大姐有一個有些上癮的愛好,就是打麻將。

我今天被罵了

今天超級搞笑一件事。
我一個客戶介紹過來的HR,我也不知道怎麽信息不對稱沒說清楚還是怎樣,反正就陰差陽錯加了我微信還交換了電話。

以此致敬一段友誼

我不知道應該如何描述這些年的路程,正如剛才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說什麽,和我現在正說著什麽,對不起,又是些無厘頭的話了。
我總是害怕忘了你,就像當初忘記我自己一樣,我害怕失去,害怕擁有,害怕一切嶄新的事物。我果然還是怕的。於是我以這樣的方式寫信給你,如果今後遇到,我必要親手交給你。

夢中的你

今晚的風恰到好處,沒有聒噪的蟬鳴,更沒有悶熱的天,甚至迎著晚風擡頭望去,都能看見黑暗中的一片星星點點,正巧坐在了一棵老松樹下,靠著椅背蕩著腿,椅子是塑料的,很輕,感覺會被我壓斷。

《白鹿原》

480的票在我這兒不算便宜,但這部劇值得的。
因為這兩天實在太累看到一半困得暈乎,就說幾個感受最直接的點吧。

青海行旅遊日誌

淩晨四點,再一次跟著鬧鐘唱起了歌,然後爬起來。
我這什麽特異慣性。
還有,早四點,鬧呢?

花吐癥

我得了花吐癥。
是的,你沒看錯,就是那個同人文裏經常出現的花吐癥,這樣一來,我得花吐癥也顯得不奇怪了,這裏原本就跟同人文一般無二啊(笑)

回歸

我來寫日記了!
過去的幾年在平行世界app寫,那裏盛放著我的部分大學和兩年研究生時光。現在我畢業了,到今天正式參加工作半個月。

深夜賞月

月光真是明亮。
拉开百叶窗,看着它被乌云遮住,又显露,从窗中,滑向窗框,你要去哪里呢?

收入不多也總比沒收入強

本來就夠喪的,公司還打電話來,因為一個同事要走了,問我他的工作我能不能做的到,然後讓他交接給我。

去做推拿的日子

面对破烂身体的第一步:推掉工作,预约理疗。

往事一杯酒

往事就像似一杯酒,有酸楚,有苦澀,有辛辣,有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