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察覺的河流流向

生活是需要允許自己給自己出口的。一些苦難如飛降而來的定海神針,體表光滑且沈重,你可及的視線內完全被它填滿,即使移開眼睛,背部也會感受到依稀逼近的涼氣。

鯨與水熊蟲

露珠與一些露珠融合,又與一些露珠彈開了,葉脈為所有可能性留出了行徑,被動的碰撞使水分顯得雜亂且多余,多一點少一點好像意味不了什麽。

共勉

畫手都是相對敏感的,擅長情緒捕捉,在社交網絡中很容易感受到壓力與低潮。所以這次想寫一寫我個人在網絡中與各位關註者與繪畫大手子間不斷磨合的心態歷練,以及如何維持創作激情等問題,這些心理矛盾其實很重要,我們不應該忽視。

快樂固然重要

我是一個混沌的人,是笑話中的悲劇,濫用哈哈聲湮沒胃潰瘍,在除夕夜剪指甲,大衣兜裏還裝著三年前孩子施舍的餅幹。

孤獨認證

儀式開幕,禮畢,我承認自己是個孤獨的人。這種孤獨伴隨了月月年年,沒有較為優質的訴諸模式,我缺乏親情、愛情,曾經獲得過的幸福感都是在瞬間塌陷的,對未知的恐慌深入脊髓,一些篤定逐漸動搖,需要時刻盯住它們以防松散過頭。

人更偏向於堅強還是懦弱

想這個字表明了我的懦弱和不確定性,代表著對習慣的追求並不是自我約束,演變成一種祈禱,因為經驗告訴我向來如此,盡力而為成了我偷懶的常用代名詞。

受到慢性濕疹折磨

最近受到慢性濕疹折磨,很癢,過敏性體質自從鼻炎轉化為濕疹後,自尊全都不見了,每夜如戒毒,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綁起來防止抓撓。

新的一天就要來了

我是不餵食野貓派的,在院子裏看到那些可愛的動物會心生愛意,但同時也會為周遭的小型生物感到不幸。

昨夜的夢

剛醒記錄下這個夢。就是一個心理咨詢師眉頭緊鎖,決定不再向他人提供咨詢了,因為自己所有的咨詢建議都會變成一種軟性的規律束縛他人,或多或少地激發出他們在塑造自我人格時的壓力。向他人提供咨詢建議的行為變成了一種需要警惕的權威主義。

暗河

其實為了流量很想日更,想留下我這個人很敬業的幻象,但其實自己並沒想象中那麽多幹貨,精力和思緒都需要補貨和梳理,所以不得不鴿不好意思。

一段直抒胸臆的表述

在石凳前,去路漸漸隱入褪色的晚霞深處。我多麽希望眼前是海,可除了石頭,就是一根再過幾分鐘就會定時打開的路燈,毫無波瀾可言。

沒畫就多寫

畫很好很方便,整出來長了眼幾秒內就能看到,方便人們表達喜歡或者討厭。

邊緣型人格其實也很俗

我寫文章亦或表述一段話,其實有很多內容不代表我個人的行為/意誌選擇,而是把腦子裏有的東西憑感覺組合拋出,再盡量不冒犯他人的基礎上不避諱不壓抑那些直球的想法。

平凡的分量

以前自己覺得不變化就是最好的,那麽多人希望我改變,那我偏固執地堅持自我,這是典型的自戀特質。而現在我在不斷嘗試剝去外殼伸出肉來試探,因為發現外殼過於緊縮,物化他人的同時還壓抑了自身的成長進程。

周末的夜晚

       每個周末的傍晚,車站處人來人往,如果一個人形單只影得穿梭在人群之中的話,就會顯得自己的身影渺小而脆弱。當然,倒也不是如果有兩個人的話能讓我的存在變得有多麽不同,只不過是,如果身邊有個人,至少有她會將我的眼瞳清晰地攝入她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