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點

-就這樣,畢業,在這樣的夏天。
-燥熱難耐,又熱烈明朗。
最後一場是生物,考完坐著我爸的車回家。

“cos30º……”數學作業本上整片的紅叉號,屬實是讓我頭疼,雖說數學不是我的優勢學科但也沒錯過這麽多啊,高三了,自己數學成績還是鬼樣子,數學整理不到一半,還有英語。忙,煩,不停地抖腿轉筆,企圖通過這些動作獲得思路。不行啊,完全不能集中註意力,自習課又馬上要下課了,只能對自己痛下狠手了,掐了自己兩下,冷靜了不少,轉而又投入到與數學的戰爭。

三句话,让男老师为我打90分

大家好,我是一個很善於讓人為我打分的精通人性的女學生。
前兩天我去和老師討論論文,我上來就是問他:“你知道你什麽時候最帥嗎?”他哈哈大笑,很尷尬,不知道怎麽回答。

我要始終記得

我就是無聊,就隨意畫了畫玩一玩,沒有很認真地畫,因為今天沒有去到想去的店,沒能拍到好看的照片和吃到好吃的東西,

《思凡》

何處人間?何處天堂?何處地獄?
單一個“情”字難了矣。

寫在第一周工作後

五點就從公司出來了。
第一周的報到和培訓也就此結束了。雖然還沒開始正式工作,還有很多很多沒有頭緒的事情要處理,但“我在這間公司開始工作”這件事確確實實地發生了。

笨孩子也會有春天

有時候期望著幸運,到頭來還是不幸,我羨慕很多人但又不是很羨慕,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變得很好 可有的人就算費勁全力終究還是碌碌無為終其一生都在過著普通的人生 可又有多少人是真的願意過普通人的人生呢?

美女子的專屬應援

我們班上有三大巨頭分別是:語文老師兼班主任————老宋(我們更喜歡叫瓊姐)
數學老師————陳美女(私下這麽叫)
英語老師————miss鄧 鄧美女

文具測評

做一個文具測評,新買的筆主要都是我喜歡的藍綠色。

今天是粉色哦

哦,大家周末愉快呀~(づ ̄3 ̄)づ╭❤~

救贖詩人

閱讀濟慈雪萊詩選後,我發現:在年輕而極富創造力的年華意外遇難,對於悲劇詩人而言,不是厄運,不是幸運,而是——極大的方便。

尋覓自然的詩學

距離產生美?朦朧產生美?觸不可及產生美?幻滅莫測產生美?吟遊詩人寫下思鄉絕唱,卻決不盲從星宿歸去;世間除去悲劇英雄自身,誰都希望大團圓結局。
但我何以背離自然——便愈發失去自然的靈動之思呢?自然與家鄉何同何異?但我何以委棄生活——便愈發失去生活的溫潤之夢呢?生活與團圓亦何同何異?

我別無選擇

我存活的唯一目的就是毀滅。正是為了達成更為壯烈的毀滅,我才執著尋求最為充盈的存活。
只為實現摧枯拉朽的死亡,我要利用最充分的營養——高科技設計、強性能材料,滋養生命。我比誰都更熱愛存活,因此比誰都更渴望毀滅。

考試周的夢囈

“唉,堆這麽多,還是停不下來。一套接一套地買,書櫥撐爆了。期末了,不看了……”她氣喘籲籲地從快遞點往教室趕,懷中抱著一捆大部頭《西方文學理論選讀》。最後一卷封底上,一幅大胡子老頭肖像格外顯眼,半貼在她被汗濡濕的胸脯。那張半開半閉的闊口,隨著呼吸微微起伏,似乎也被某種異樣的郁熱灼得焦躁不安,壓抑得直想哼叫。零星的路人,多是成雙成對的情侶,打著陽傘悠閑地漫步。單身的她買過傘,可已丟失好久,早就忘記遺落在何時何處;只有傘套空落落的,為書包壓箱底。

都市街景

鬥爭,不過是為生存尋求合法性。我以獨語,為自己尚存於世而辯護。只是可惜,我的一切都被控告,我的一切都需辯護。
辯詞,磕絆結巴,斷裂零落,昭示我的存活並不合法。然而正是辯詞的零落,導致了我罪惡的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