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河

其實為了流量很想日更,想留下我這個人很敬業的幻象,但其實自己並沒想象中那麽多幹貨,精力和思緒都需要補貨和梳理,所以不得不鴿不好意思。

一段直抒胸臆的表述

在石凳前,去路漸漸隱入褪色的晚霞深處。我多麽希望眼前是海,可除了石頭,就是一根再過幾分鐘就會定時打開的路燈,毫無波瀾可言。

沒畫就多寫

畫很好很方便,整出來長了眼幾秒內就能看到,方便人們表達喜歡或者討厭。

邊緣型人格其實也很俗

我寫文章亦或表述一段話,其實有很多內容不代表我個人的行為/意誌選擇,而是把腦子裏有的東西憑感覺組合拋出,再盡量不冒犯他人的基礎上不避諱不壓抑那些直球的想法。

平凡的分量

以前自己覺得不變化就是最好的,那麽多人希望我改變,那我偏固執地堅持自我,這是典型的自戀特質。而現在我在不斷嘗試剝去外殼伸出肉來試探,因為發現外殼過於緊縮,物化他人的同時還壓抑了自身的成長進程。

周末的夜晚

       每個周末的傍晚,車站處人來人往,如果一個人形單只影得穿梭在人群之中的話,就會顯得自己的身影渺小而脆弱。當然,倒也不是如果有兩個人的話能讓我的存在變得有多麽不同,只不過是,如果身邊有個人,至少有她會將我的眼瞳清晰地攝入她的眼中。

樂觀地走下去

       幾年前看速度與激情五的時候,也是我首次看這個系列的電影,一下子就被他驚艷到了,不是單單樣貌,而是氣質,完全就是心目中的理想型啊QAQ現在連在電影裏面遠遠看他也成奢望了,有點遺憾。

周五的羽毛球場

      第一次在活動課去打球,而且還占到了一個場,真幸運!
      今天下午是很多有趣新事物的集合,好久沒有大笑的那麽開心了。倒不是說平時沒有值得高興的事情,只是今天實在是太好笑了。

1984&1874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或者聽說過《1984》這本書,反正看了簡介大概沒有多少人會選擇這樣一本“枯燥”的書:辛辣的政治預言小說。

一張明信片

       一周前,他說,給你寄張明信片吧。

一小時四十分鐘

       好久沒有講話的我們一聊就是兩個小時。

掉落一地的羽毛

        吶,在羽毛球場東張西望可不是一件好事哦,直擊下巴的球會隨時飛來,而且看久了的話,別人就會知道我是在等你來了。
       可是怎麽說呢?我知道你不會來了。

逝去的夏日

    昨天拿起一本書,書裏飄出了一張紙,彎腰拾起,發現是去年友人的塗鴉。
   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但是慢慢回甘的,卻是淡淡的苦澀。

nothing gonna change:tell the truth

     嗯,如果我說,誒你很吵很煩誒收聲啦。誰都受不了吧?
     可是我明天就要這樣跟別人說了哦。而且她還是我很珍惜的人。

文章太長會讓人喪失讀下去的興趣

     很長的文章,大多是寫給自己看的。
     或者,連自己也沒有勇氣回頭讀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