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問白天

夏日晚風,突然發現即使腦子放空,也仍能找到回家的路。我處在一個習慣的生活當中,習慣到不用思考。

致我的小蝴蝶

  我親愛的小蝴蝶,我知道你現在的學習生活既枯燥又疲憊,同時你也在焦慮著未來。你我相隔甚遠,如果我在你身邊或許我會選擇擁你入懷,把你抱的緊緊的。
  但現在的我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跟你說些話。

第一個暑假

人生真的很奇妙。
你永遠不知道意外和未來哪一個先來。
之前的我一直喜歡按部就班,日本的慢節奏也讓我習慣了提前一個多月開始安排事情。

一個人獨處時間

還是鍵盤碼起字來比手機屏幕比較舒服 這樣的節奏剛好和自己表達的節奏相差無幾
一個人獨處的時間多起來以後 思緒不斷跳躍的時間多了不少
裏面那些負面消極的部分根本沒有要跑的意思

非理性

發現自己日記的更新量相較於以前真的少了太多,雖然曾經有很多流水賬的成分。
自己的熱情的確退卻了不少。

經常有外人誇我

經常有外人誇我,在他們眼中我真的是那種學霸類型的孩子:自律能力強,懂得上進,會自己主動學習,有很強的求知欲,懂得堅持,聰明。但是其實,我自律能力一點也不好,我自己感覺我也不算是什麽學霸,有些時候聽到他們的誇獎我都感覺自己不配。

又和姐姐吵了架

又和姐姐吵了架,我一個人走進公園裏,企圖讓音樂蓋過我的悲傷。
我默念:讓我一個人過吧
心裏一個聲音問:真的嗎?

總之

我記憶力有兩件事,第一件事發生時我妹妹還沒出生,我很小,喜歡看動畫片。尤其喜歡看一個關於蛋糕的節目,我告訴我媽有個節目我好喜歡的。過幾天到了動畫片播放的時候,我興高采烈說讓我媽來看看。我媽瞟了一眼說什麽玩意這麽惡心。

關於我的崩潰

“你是個懦弱的人。你在瀕臨崩潰時向外伸出觸手求救,建立關系後又棄之於不顧……哦我忘了,你根本就沒有那麽悲傷,只是承受能力太小而已”

浪漫與虛無

  我所見的青少年,他們大部分的,精神上都活在一種浪漫與虛無的交界處。
  喜歡浪漫,這沒什麽不好。不好的是虛無。

狗窩普通生活紀實

早上五點鐘被小明的鬧鐘叫醒
他說他四點五十九醒的 本來想叫小紅 怕小紅急眼 於是就把手機偷摸放她那兒鬧

人生裏還有音樂和各種美好

怎麽說呢。
一想到要做的事情,我又開始不舒服了。
這層傷疤已經好了五成了,我完全可以等它繼續好下去,最差也能好七成。

有關我下屬的記錄

今天寫一個有關我下屬的記錄
她,35歲了,單身,從未結過婚。

一紙守江山

我靜靜地守在墨硯前,望著院中的少年。秋風蕭瑟裏,少年持鐵杵,握珠石,把稀世珍寶碾研成粉。
數不清的日子裏,這位少年對我久久凝望。我從未被這樣望過,他看著我的眼神比落日的山林還要廣遨,比天邊的飛鳥還要悠遠,像要把我望穿。我聽見他呢喃唐賢今人語中的壯美河山,於是我也回應他久久的凝望。

最後一封情書

窗外一片陰冷蕭瑟,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烏黑如墨的雲翻湧著,卻可看見遠處朦朧著還有一段山巒。雨滴如黑墨一樣自天幕墜落,擊打在窗戶上劈啪作響,那雨水擊起的水花恰如白珠碎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