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凡》

何處人間?何處天堂?何處地獄?
單一個“情”字難了矣。

坦白書

在我看来,这个迷障重重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过桃花源,那些对美好的相信只是存在在我们的心中罢了,像是一个个相互无法抵达的目的地,谁也没有义务要将自己的内心开放出来,那是每个人私密的领地。可是创作者则无法这样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地活着。坦白是这份工作所附带的一份可有可无有些无奈的职业操守。

散亂的讀書筆記

兵荒馬亂地上了車,在車頭的角落找到一個座位,接下來安坐的數個小時,可算是可以簡單地跟沈重的行李暫時告別。距離下車,還有一段很長的道路。

秋季的楓葉

被落葉觸碰的心靈難以撫平,擡起頭,看著因為風吹而搖曳的枝丫,還有幾片搖搖欲墜的楓葉。

無以名狀

翻開電腦,才發現之前準備了好幾篇的文章準備要寫。可現在看到題目,完全想象不出當初是以怎麽樣的情緒和心境去擬那樣的題目,於是,便讓這些空白的文檔一直空白下去。

我墜入海底。
我被海吞噬。

東西南北

      我原以為一切都會很美好的進行下去,後來我才知道,緣分這種東西,到了就是到了,沒有就是沒有。
  二零年夏天,我在寵物店買了一只貓,渾身大橘色,毛倒是很長,能拖在地上的那種,取名叫東西。

讀塗俏《袁庚傳》隨感

幾個月前,黃勇請塗俏到他公司分享塗俏拍的有關深圳、蛇口改革開放的一個專題片,黃勇給每人送了一本塗俏簽名的《袁庚傳》。

孤獨的城市

    以為治愈或是妥善處理孤獨、失落、在親密關系中受到的傷害,以及每當人們與彼此產生牽連時都會出現的不可避免的傷痛的過程,都會借由物品來進行似乎是一種可笑的想法。

銀河系搭車客指南

新鮮熱辣看的一本書,裏面的句子實在是太好玩了,有一種看穿生命本質得以戲謔的口吻,一切語句都看起來雲淡風輕,但是實際上都是深刻的思考。有什麽書是都市人看了能夠發笑的話,這本可能是首選。

長路裏,野火燎原

黃色的燈火閃耀在遙遠的天邊,綠色的田野如同未來最後一站盛開搖曳著夢境一般的姿態。某一天我成為了這個長路裏最後的光芒,我才看到了原來這早已野火燎原的景象是我只生最後的模樣。

開始思考表達的意義

我是覺得藝術就是表達方式。先有思想,先有想傳遞出去的東西,然後再去選擇方法,音樂也好,舞蹈也好,繪畫也好,文字也好,用自己喜歡或者自己擅長的方式把這些東西傳遞出去,這傳遞的方式也就是表達的方式,或者說是藝術之所在。

看夜裏的海

想和夜色比個賽,想先到海邊去,在天邊找著月亮等夜來。然而雖是夏至,這片夜還是和往常來的一樣的快。我遠遠地望著海,發現夜早已經靜靜地悄悄地在那裏等待。

旁觀這一切

今日的夕陽是因為前些日子長時間的的陰雨天被壓抑得憋壞了,它來得猛烈,氣勢洶洶。

自我興許並不存在

在飯桌上支支吾吾地說著自己也不清楚意思的話語,如果覺得不能以一種流暢的方式說出內心所想,興許便是內心其實並沒有想法,支支吾吾不過是一種偽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