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盡人散

大霧四起,偷偷藏匿,我在無人處愛你
  大霧散盡,人盡皆知我愛你。
“以宸,我走了。”

《雨果》

有一個年輕的男孩,曾經用手頭上精巧的零件,將散漫的時光拼湊起來,鎖進巴黎黃昏的車站大廳。在那裏,過往的人流熙攘不斷,余暉透過碩大的頂天玻璃彩窗

細碎而溫柔的瞬間

這兩日睡得很足也很沈,但上班時精神狀態卻很不好。平常處理工作雜務久了,心臟和腦袋都會有些累。這兩日在處理雜務後卻不太想得起來自己做過什麽,只是像個站在流水線前的機器人一樣,憑著經驗無心地一件一件把事情完成了而已。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
出門吃一碗羊肉米粉,來回坐公共汽車,居然也耗了一個半小時。請老板娘加了粉的量,連湯都沒剩下幾滴。

青春傷痛文學

默契究竟是什麽樣的東西呢,大概是我只說幾個詞你就能明白我在說什麽,只是一個動作就知道我想幹什麽。

怕她老去

昨天是我的農歷生日,一大早母親就微信發來一個諧音我愛你的紅包,點亮了我的早晨。昨天沒有像以前的生日一樣吃水煮蛋,晚上視頻時外婆對此表示了不滿。”咋子的哎,哎呀,嗯是……”好像的確破壞了從小到大都有的儀式感。

慢與漫

前幾天去了趟蘇州
也許真的就是巧合

在路上

自由於我們而言,究竟是什麽?
自由是漫無邊際,是隨心所欲嗎?難道只有想做什麽做什麽才可以被稱之為自由嗎?

她睜開眼,眼前是連綿不絕的群山。
上一秒還在家裏發呆,下一秒就到了這不知哪的山旮旯裏,莫不是這就是流行的穿越?她一臉不可思議,擡起自己的手準備撓撓頭,發現自己的手呈半透明狀。

自然是純

因烏雲,因暴雨,數道彩虹不見天日,朵朵百合封閉自我。彩虹只能藏匿在人們呼吸的空氣中;雨水打疼了百合的花瓣,所以她們只能被迫垂下頭顱。
但是,總有人會憧憬他們的美。

陰陽輪回

每次聽老人講話,仿佛置身一場大型魔幻舞臺劇

蟬女

剛追完廣播劇第一季,第二季還沒敢開,聽說後面很狗血,我先緩緩……

我有過黃金時代嗎?

2020年末買了王小波的作品全集,直到還剩下三篇短篇小說沒看,不僅僅是即將結束王小波時代的遊歷感傷,更是被一種想表達些什麽的沖動驅動著我,讓我在即將結束前寫下這些。

靈魂的重量

        有時候我會想拿起紙筆,有種,強烈的欲望,支使著我去書寫,去傾訴。但真正拿起是,空無一物。一片空虛,無病呻吟。

愛意未了

   就這樣,看月亮降落,在心底萌生的愛意蔓延。日復一日的積累,早已分不清是粉絲對偶像的愛戀亦或是少女對少年的傾慕。初見時的青澀,在長久日月相處之下漸漸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