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入侵

突然下起暴雨,把房頂掀了,我屋漏起雨來,聞著像腐敗的臭魚,很腥。
剛好婆婆住院去了,我成功霸占了她的小屋,很好,有股淡淡的幹草香,大概是涼席發出來的。

疫情反復小影響

        疫情反復小影響,不想購買相對重的物品了。
        家裏儲備的礦泉水、蘇打水、牛奶、酸奶全線告急,只是想想得從超市或小區門口搬,就懶得復購了,哦,雖然現在小區物業好像有小推車借用。

初始初識

我來到了我的新班級。
因為新的高考模式,我們學校早早地就分了科分了班。
很榮幸來到新的班級。

體驗第二人生

       被生活所壓榨的你覺得生命沒有了意義,你時刻都知道,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但你又受夠了這種生活。

勇敢一點

昨天剛結束培優從合肥回來 在合肥的這幾天狠狠crush了一個我們班的05年的弟弟
其實我也知道 我是回來復讀的 應該萬事學習第一 不應該想別的

尷尬的歡樂時刻

好家夥今天我也體驗了什麽叫做史上最尷尬的歡樂時刻:一圈人在餐廳對著我唱生日歌,只有我一人在歌聲中強顏歡笑,今天本來就不是我生日。

極端

“你如果這個年紀就開始想什麽平淡是福無為是真,以乖順為生活目標,以沈默為大智之道,品茶飲酒過朝九晚五的日子當個暮年無誌之人,那你活該一輩子做事事不成的NPC。那些不過是懶惰者,失意者,懦弱者為逃避尋找的理所應當的借口,一時快活倒是可以,一直如此未免令人鄙夷。就算以後覺得現在輕狂,幼稚,自信過頭能怎樣?誰不是從遠大中見識到現實短淺的真相?也許千萬人中僅有一位成功者,其余難免落入人間淤泥的鴻溝。可人們總欺騙他們的後代可能無限大,總是因為他們本人內心的不甘。你要連不甘都沒有過,如何算堂堂正正地活著?”

夢裏流不出眼淚的

昨天晚上做夢夢到奶奶重病快死了,她沒有躺在床上,仍舊在家裏轉悠。只是我能清楚地知道她馬上要走了。

為什麽不會把誰規劃進未來

今天我對象問我想活多久。我說最多五十。
不是因為我覺得人間不值得,而是因為我不喜歡老去後的生命,也許是個人不喜歡吧。

《東宮》讀後感

昨晚熬夜到淩晨兩點(還能說是昨晚嗎?)刷完了《東宮》,因為太晚了所以情節沒咋記住(那你看屁啊),總之感覺還是蠻不錯的。至少真的喜歡小楓,活力天真不入世的少女是多少人年少的夢啊。總自私覺得就算她沒有因愛心死,也得於少年死去,哪怕如果她最後活著過了許多年,大漠風沙都走了一遍,她也依然是那個穿著紅衣的女郎,那才是小楓。所以從金戈鐵馬一朝傾覆的那天起,不僅顧小五死了,小楓也決絕地死了,此後多少年都是偷來的清淨,唯有遺忘使人活著,絕望地走下去。

CMBYN讀+觀後感

去年寒假前忘了因為什麽刷了一遍CMBYN的電影,然後臨近春節時看完了小說,看到最後基本上處於一種不敢細看的狀態。電影看得我心潮澎湃,小說看得我心緒復雜。
電影中我非常喜歡Elio和Oliver之間的感情,但對於小說,因為第一人稱,我看到的更多是一個少年在青春和一段感情中的迷茫,成長與徘徊。他還那麽年輕,年輕到沒辦法直面內心深處,不知道如何應對,卻格外真實。他能坦誠承認自己的掙紮,能解剖出那種荒謬的矛盾。早上的自我厭惡在看到愛人的一刻就消逝殆盡,你甚至沒法理清楚他是在騙自己還是在說實話,那是少年特有的權利,極快改變又極快回歸。他擁有的是年少的愛情,有一個夏天的生長就能保存至永遠,因為意大利的陽光那麽燦爛,至於以後的一切他們都不必經歷。記憶是種奇妙的東西,你怕自己被遺忘在其中,更怕別人先於你離開,所以它塑造你又控製你。

有關“吃飯”

人是非常,非常別扭,奇怪且讓別人感到無可奈何的生物。
如果今天的晚飯是素菜,而我真的恰到好處地不餓,那我也要強撐著把飯吃完。或者今天晚上是家宴,但我真的,真的不餓,或者菜真的,真的不合我胃口,我也得該死地吃完。

公雞打鳴

淩晨三點,公雞打鳴了,我恐懼地從床上爬起。這個時間我正常來說應該在睡覺,但不知怎麽的,像是失去了時間這個概念一樣,我到現在還沒有睡著。我望了望周圍,一片漆黑。我最怕黑了,小時候怕黑的地方有鬼,現在倒是不相信有鬼了,但總感覺黑的地方會有殺人犯什麽的。反正凡是光照不到的地方,於我而言,都是極其可怕的。

重返自然:審視人與人、人與自然的關系

     “讓我們泰然若素,
    與自己的時代狹路相逢。”

原生圈子

原生圈子對人的影響很大,但我們依然可以主動地去選擇影響自己的人+事。
接觸高質量的圈子, 不是一種功利,而是一種自我要求,它是一種讓你有更多機會跟著一群優秀的人、一起變優秀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