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守江山

我靜靜地守在墨硯前,望著院中的少年。秋風蕭瑟裏,少年持鐵杵,握珠石,把稀世珍寶碾研成粉。
數不清的日子裏,這位少年對我久久凝望。我從未被這樣望過,他看著我的眼神比落日的山林還要廣遨,比天邊的飛鳥還要悠遠,像要把我望穿。我聽見他呢喃唐賢今人語中的壯美河山,於是我也回應他久久的凝望。

老腔何以令人震撼

老腔的震撼,我們應當是有一些感觸的。2016年春晚上一首《華陰老腔一聲吼》著實是將這種質樸的、自然的藝術形式拉進了大眾的視野。在模板化明顯、歌舞小品難有新意的如今,這可謂春晚舞臺上最感動人心的表演。
老腔,無論是白眉白胡子老漢帶來的原汁原味的老腔,還是與譚維維合作的流行化搖滾化版本“一聲吼”,都具有讓我們放下手頭的事兒凝神欣賞,乃至跟著奮力嘶吼的力量。這份力量震撼你我,感染人心。這份力量來自何處?

情書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與你相擁。
也許在遠離這塊平原的某處海野之中——站在海岸的邊上,然後用手去環繞我吧。

怎麽又是海

這幾天也許是因為臨考,又開始不自覺地在半夜渾身出著冷汗,些許慌忙地看一看時間,然後再掀開被子,直到渾身變冷。

記錄一些實習早夜班日常

夜班休息時寫的雅思筆記;自己帶的咖啡三明治;交文件時拍到的晨曦;夜班結束後用麥當勞早餐卡買的超好吃漢堡~

只是一個夢的記錄

昨晚我本是很平靜的睡著💤,但誰知我做了一個夢,老刺激了,覺得很有意思就發出來了🌚🌝😁。

拔智齒

吃了早餐匆匆趕到醫院結果時間到了卻還沒到我的順序,好不容易等到了醫生卻說現在她不能做手術要轉醫生…轉完醫生後很快就躺上準備了,事實上我覺得打麻醉也挺疼的(。•́︿•̀。)

遊泳·更衣室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
       暑假到了,我,作為一個廣東人,自然是每隔幾天就去一次遊泳館。

大雨入侵

突然下起暴雨,把房頂掀了,我屋漏起雨來,聞著像腐敗的臭魚,很腥。
剛好婆婆住院去了,我成功霸占了她的小屋,很好,有股淡淡的幹草香,大概是涼席發出來的。

疫情反復小影響

        疫情反復小影響,不想購買相對重的物品了。
        家裏儲備的礦泉水、蘇打水、牛奶、酸奶全線告急,只是想想得從超市或小區門口搬,就懶得復購了,哦,雖然現在小區物業好像有小推車借用。

初始初識

我來到了我的新班級。
因為新的高考模式,我們學校早早地就分了科分了班。
很榮幸來到新的班級。

體驗第二人生

       被生活所壓榨的你覺得生命沒有了意義,你時刻都知道,哭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但你又受夠了這種生活。

勇敢一點

昨天剛結束培優從合肥回來 在合肥的這幾天狠狠crush了一個我們班的05年的弟弟
其實我也知道 我是回來復讀的 應該萬事學習第一 不應該想別的

尷尬的歡樂時刻

好家夥今天我也體驗了什麽叫做史上最尷尬的歡樂時刻:一圈人在餐廳對著我唱生日歌,只有我一人在歌聲中強顏歡笑,今天本來就不是我生日。

極端

“你如果這個年紀就開始想什麽平淡是福無為是真,以乖順為生活目標,以沈默為大智之道,品茶飲酒過朝九晚五的日子當個暮年無誌之人,那你活該一輩子做事事不成的NPC。那些不過是懶惰者,失意者,懦弱者為逃避尋找的理所應當的借口,一時快活倒是可以,一直如此未免令人鄙夷。就算以後覺得現在輕狂,幼稚,自信過頭能怎樣?誰不是從遠大中見識到現實短淺的真相?也許千萬人中僅有一位成功者,其余難免落入人間淤泥的鴻溝。可人們總欺騙他們的後代可能無限大,總是因為他們本人內心的不甘。你要連不甘都沒有過,如何算堂堂正正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