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傷心嗎

伴隨著中考的結束,該來的還是來了,只不過是來的太讓我傷心,曾經我對他淡淡的喜歡遭受了痛心的回擊,按照我們倆個不相上下的成績,我想大概我們會上同所高中,像青梅竹馬那般悄無聲無息地從情竇初開到未來真正光明正大一起…

今天的“不高興”

從上高中開始到現在,我願稱自己的生活狀態為“不高興”。
許多“ 不高興”以後再說吧。今天先說今天的不高興。

分別

我不害怕分別,每次分別都是一次重生。
你說得對,他並沒有比你強在哪裏,感情這種東西是無法比較的,只不過在適當的時機,他出現,撫慰我的焦慮,撫慰我的抑郁,撫平我想要傷害自己的沖動。

不能一直痛

傷害會擴大化,明明我也沒有什麽大災大病,卻好像心碎了千百次,困在孤城裏一遍遍幻想,對婚姻愛情報有絕望式的態度和看法,害怕並時刻註意陰謀詭計,所以想逃開,可是又能逃到哪裏去呢,終究在人世間,所以明明渴望溫暖煙火的我,卻偏偏要住到冰天雪地之處,就像遊戲裏雪和草覆蓋的分界線,涇渭分明,我是站在線上的嗎,我昨天看到雪覺得太白想要靠近草地,又不想離雪地太遠,就在線徘徊了,反反復復,也掙紮千百回,我不可能放棄對溫暖的執著,卻又太害怕而執意住在雪裏,其實乘一葉孤舟在茫茫的大海,沒有方向這繞著圈不知道去哪裏,連陸地也見不到,是很孤獨的。我不願意把心變得柔軟,因為柔軟必會受傷,我沒有很強的治愈能力,受了傷就會一蹶不振,也沒用辦法一往直前的用愛普照大地,治愈眾生,無懼也無畏,我一不小心就自傷然後自傷了。

飯後散步有感

 1.🌞有人就着孤独唱歌,有人匿于黑暗跳舞,有人吹着晚风静坐,有人心里腐朽却仍然相信星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咀嚼的是晚餐,咽下的是压力,消化的是生活。

不願被幹涉還是怕被闖入

很奇怪,我好像性格變得很奇怪,不喜歡別人突然打開我的房門,無論什麽原因。不喜歡別人問我我做了什麽事,無論我是否完成。不喜歡別人動我的東西,無論我是否擺回原處。不喜歡的一切,是不願有人幹涉我的生活,還是我害怕別人闖入我的世界。

泥沙俱下

都說人越長大,越了解自己。活到現在,我終於承認:我就是一個很感性的人,比較追求精神和情感上的滿足,同時也不失理性,甚至過了頭。

起碼不相上下

我堅信,天下講座都一個樣,能讓人一清早趕走的瞌睡蟲又給召了回來…主任又讓我和他們一起去聽講座!講座質量很好,人也收獲很多,就是最後眼皮實在是擡不動了,謝謝。

Pluto

我們彼此熟稔,即使從未相遇。
我知道你的存在,想與你見面,卻深知我們之間相距光年的距離,但卻從未放棄相聚。
也許從一開始我們就是心意相通的。

愛上了這一切

       不知是缺乏運動還是鬼壓床,昨晚總覺四肢酸痛,一晚上翻來覆去,不知醒了多少次。只記得做了個長長的夢,夢中我提醒自己,醒來之後要把夢寫下來,可醒來後卻什麽也不記得了。

我和她

她是個可愛的女孩,性格開朗活潑,我們本來不會見面,因為某種原因擦出了火花
剛開始在一起,我們彼此還很羞澀,小心翼翼的試探,等著對方多給出一些答案

睡前故事

有篇準備登到外刊的文章在審,他最近心事重便容易失眠,睡不著就折騰我起來給他念書。我和他專業不同,挑了本中文的給他讀。感興趣的內容便愛多聊幾句,看著他原本還有些的睡意,徹底被問題所驅散。把他手裏拿著的眼鏡放回原位,關了床頭燈重新摸上床,把人攬在懷裏,現場編故事哄他睡覺。

幽鬼

天哪,誰知道他要講些什麽,只是漫無目的地漂遊,要給我展示任何東西嗎?不!只有那些難啃的文字。
只得讓發射的箭飛向天空,盡管它歸來時並不能告訴我答案。

乏味的寓言

狗來了,大聲吠叫撕咬,試圖扯開被綿羊堵住口鼻無法呼吸的嬰兒。

社恐五論

本來想找人一起出去玩,結果翻遍了列表也沒有可以約出去的朋友,我抱著欠費的手機,帶著無限宕機的大腦,陷入沈思。